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3rd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這些年,你去了哪裡?母親問。 一個不瞭解母親的人,怎麼懂得愛母親?!所以,我一刻也沒停止過飛行——過千山,越萬水,謁祖尋根。 我曾飛越歷史的長河,黃色的奔騰牽動我的神經,紅色的咆哮觸動我的魂靈。 你的紅,你的飄,你的舞,是槍是炮,是刀是劍,是血是肉,是倒下又站立起來的原型。 一九九五,尼雅古城的考古,用篆書告訴世界——“五星出東方利中國”!啊,千年的烈火,鑄就烈士豐碑,成為天降大任的最好證明。 我曾沐浴過第一縷陽光,親吻過最後一道彩虹,用不知疲倦的翅膀,鳥瞰神州的精深博大、滄海桑田。 “東方第一哨”的持槍者,清晨把五星與太陽相接,然後站成一個挺立的界碑;喜馬拉雅的登山者,把紅旗高舉在夕陽的餘輝裡,嘴裡高唱著珠穆郎瑪。 滔滔洪水,流淌著熱血,把屈服搗碎在巨大的礁石。山崩地裂,噴湧著災難,掩埋的不過是鳳凰涅盤。 運動員披著紅旗,狂奔著中國人的激情,把“鳥巢”裝滿金銀銅;宇航員帶著中華民族的千年夢想,攜五星親吻月球,把和諧中國的好消息帶給不老的嫦娥…… 你還要走嗎?母親問。 是的,我還要遠行,下一步的目標,就是做好你的一棵樹,一片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