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心顫抖了,渲染了那一方紅塵。 忘不了多少晨光熹微,數不清多少夜闌人靜,端坐案牘前,那一杯散放著醇香的清酒,沉默,等待。 一指柔憐煙花冷,一杯薄酒繁華盡。 緩緩的曲子從夜的眉尖上傳舒,我的琴鍵啞然無聲,似是秋波的漣漪,一圈圈畫著棲息在何方天涯的角,記憶裡有振蕩心魂的你。緣分落地生根,有曲曲斷斷的殘陽,有在淚花裡深深的呼喚,卻喚不醒今生今世的相聚。 自,踏著夕陽遠離,一滴鹹澀的話語嵌進眼眸。是否早注定,如大漠胡楊般千年枯等? 相同的星辰閃爍寒光孤影,相同的長夜斑駁如煙紅塵,相同的舊人可仍佇足等候?你,伊人去向何方?可知道,翩翩的葉舞起漫天的雪,葉牽著秋的手來臨了,我的影在門前細數落葉千千。何處有伊的心語,你若成風,你若成月。 雨紛紛,舊故里草木深。 多少煙雲纏綿過往的歲月,多少花月風清流經季節的枝頭,多少詩詞彈奏悲歡的情懷,唯一紙溫婉的行文輕語低訴,悱惻無依。 寒雪斷橋蝶無聲,殘枝花亡雨成灰。 柔柔的心事在我的手心裡糾結,穿透黑夜的手卻為何觸摸不到你躍動的心。盼永恆,淒美的愛跌落在誰的河澗,又漂泊在那一鵲斷裂的銀橋,執子之手的街道還在城市繁華,偏冷的身影已然凋零。 雪,悄然已盡。於是,不再臨窗賞雪,不再折梅吟詩。因你說過,落雪的時候你會擁著片片晶瑩歸來,放眼純潔的雪上,卻不曾有你飄過的痕跡。 煙花易冷,人事易分。讀不懂情為何物,愛是我一生的殘章。